交大学子话交通:从大禹治水和隋炀帝修建大运河说起

神都俗人 2019-03-05 04:07:45 1431 百度已收录

        教科书中的定论,有时候不见得完全正确。

        闲聊历史时,某朋友对元朝时大运河截弯取直积极评价:京杭之间水运更加便捷,促进了江南繁华。这也是教科书中的观点,我却认为这是历史的倒退,最终导致中华文明在近代的衰落。此观点是我研究大禹治水的一个副产品。与“夏历”、上古史无关,仅代表个人观点。


        我在写作中意外发现“愚公移山”典故的原型竟然是大禹治水。

        详见:绝非神话传说!愚公移山的真相首次破译——大禹治水


        愚公移山最终达成了一项目标:“自此,冀之南,汉之阴,无陇断焉。”更具体一点,是以“河曲”(洛阳附近的黄河)为中心,北至“渤海之尾,隐土之北”,南达“汉之阴”(汉水为长江支流,可通过长江入海),即治水后通过水运把以洛阳为顶点,京杭之间整个华北和华东平原所构成的等腰三角形(图1)连起来。


图1


        大禹治水的最终目标和数千年后隋炀帝修建大运河如出一辙,根据文献记载,隋唐大运河有些部分是把春秋战国以来古人修建的多条运河重新修缮或连起来,或许这些古运河有着更早的历史,仅仅是年久失修,在春秋战国时因政权的分裂而被切割。


        《元和郡县图志》载:“初,炀帝尝登邙山,观伊阙,顾曰‘此非龙门耶?自古何因不建都于此?’仆射苏威对曰‘自古非不知,以俟陛下。’帝大悦,遂议都焉。”


        隋炀帝站在邙山顶上眺望龙门伊阙,邙山背靠黄河,是阻挡洪水进入洛阳盆地的重要屏障,龙门则有禹凿龙门等传说,杨广一定知道这两个地点都和大禹治水息息相关,想和大禹一样名垂千古,于是下决心迁都洛阳,并修建以洛阳为中心的大运河。难怪在舆论全面抹黑的唐朝,也有人为隋炀帝作诗平反,将其功绩与大禹相较:


万艘龙舸绿丝间,载到扬州尽不还。

应是天教开汴水,一千余里地无山。

尽道隋亡为此河,至今千里赖通波。

若无水殿龙舟事,共禹论功不较多。

——[唐]皮日休《汴河怀古》

 

        然而造化弄人,隋炀帝建功立业的步子迈得太大,社会负担过重,在三征高丽失败后全面崩溃,隋朝的突然灭亡让唐朝占了大运河的便宜。杨广绝对想不到,李家亲戚占了便宜后反而抹黑自己,把原本“隋明帝”的谥号都篡改了;更想不到,以隋朝灭亡为代价而修建的大运河,在后世也被改道!

        南北朝时期北方的战乱导致高丽的崛起和中原人民的南迁。隋炀帝深知高丽的威胁,又在江南长大,对扬州的热爱甚至超过了新的都城洛阳,于是在继位后立即修建大运河。中原地区当时仍然富庶,足以维持新都城洛阳的繁华,并不需要从江南运粮。然而杨广并没有直接把江南和北方相连或者仅仅只修洛阳以北的半条运河,而是建立了一个三角形的漕运系统,先把中原、江南的粮食都存在洛阳至开封之间运河沿线密布的仓库里,战争需要时再从仓库运输至北方前线。通过中原地区的中转作用,使大运河覆盖整个华北和华东平原。大运河又和丝绸之路相连,洛阳既是大运河的中心,也是丝绸之路的东方起点(图2),从而使这套水陆运输系统发挥最大作用,将全国的东西和南北连为一个整体,互相促进,共同发展,于是在随后的唐朝时中华文明达到顶峰,隋炀帝的卓越设计得到了证明。


图2


        安史之乱给洛阳造成了极大破坏,再也没有恢复元气。唐朝末年大运河的洛阳至开封段年久失修,淤堵严重,五代时期漕运仍然畅通的开封逐渐取代了洛阳的地位。宋朝建立后,在洛阳长大的赵匡胤归乡心切,怎奈手下大臣早已在开封建立了复杂的利益网,一致反对迁都,皇帝除了接受事实以外,也只能死后归葬洛阳邙山(宋陵所在的巩义在古代属于洛阳)。

        除此以外,宋朝的懦弱还体现在对大运河的治理不力,宋朝时开封和洛阳作为东京和西京,然而却对东西两京之间大运河的淤堵状况不予治理,彻底废弃了这一段,其眼光完全比不上我母校的创办者——清朝末年,“铁道部长”兼交大第一任校长盛宣怀提议修建开封至洛阳的汴洛铁路,随后几十年在此基础上拓展至整条陇海线,时至今日,这区区一百多公里仍然是整条陇海线最繁忙的区段。

        洛阳至开封段大运河的废弃,是全国通航里程开始缩短的标志,元朝截弯取直,缩至更短。以铁路类比,新线路修建后,老线路废弃,全国的总里程反而下降,覆盖范围减少,这绝不是进步。打个比方,京广线、陇海线是中国最早修建的铁路,京沪线稍晚,如果只考虑京、沪两大城市的重要性,因为京沪线的修建而把老旧的京广、陇海线全部废弃,毫无疑问是历史的倒退。更何况宋朝时海运兴起,海上丝绸之路出现,相当于进入了高铁时代,然而在最重要的京沪之间,元朝却选择仅修建一条普铁线路,并将国内其它的线路全部废弃。

 

        洛阳位于地理学上第二阶梯和第三阶梯的分界线上,是东部平原和西部之间的天然纽带。洛阳至开封段大运河的废弃,不仅仅是一百多公里总里程的下降,还使丝绸之路和大运河断开,东部平原和祖国西部的联系减弱。所以除了洛阳衰落外,长安也无法幸免,成为偏居一偶、被华北和华东平原彻底孤立的西安。即使元朝疆域扩大,明清也有过盛世,但中国再也没有出现过辉煌灿烂的西域文化,也从未恢复到唐朝的顶峰。这也是如今东西发展极度不平衡的深层次历史原因以及一带一路战略的国内背景。

        大运河这一百多公里的废弃,也间接导致宋朝未曾有过强盛,无力收复失地。南宋后开封附近也出现了於堵,不再畅通,于是元朝建都北京后干脆截弯取直,大运河不再经过中原地区。

        隋炀帝最初修建的大运河并未将三角形的底边连起来,连起来才是一个更完整的系统,可使政治文化中心(洛阳)、未来的经济中心(江南)、军事重地(北京)两两相连,形成闭环的平面,加上西部的丝绸之路,以面和线的结合带动全国更好地发展。杨广一定会想到这些,他也毫不在乎多一条线路给百姓增加的负担,那么为什么没有多规划一条京杭之间的直线运河呢?

        如果历史可以假设,我们会发现,京杭之间的直线运河也许根本就不需要,隋炀帝早已看破了这一点。隋唐时期京杭间的直接联系并不重要,而在宋朝时,海运开始发展,出现了海上丝绸之路。如果元朝面对京杭之间日益频繁的漕运,并非简单粗暴地对大运河截弯取直,而是一边治理隋唐之后於堵的旧河道,一边发展海运,也许此后的历史会完全不同。官方对海运的需求可以促进航海技术的不断发展;而大运河、以及与之相连的陆上丝绸之路则可保障在海洋时代,中华文明的腹地,广大内陆地区也不会大幅落后。

        元朝时治理水运系统原本可以有三种方案:


        1,彻底恢复隋唐大运河的旧河道,同时增加海运(上策)

        2,只治理宋朝以后缩短了一百多公里的大运河,同时增加海运(中策)

        3,不发展海运,简单粗暴地截弯取直,进一步缩短全国通航里程(下策)


        元朝最终选择了下策,隋唐之盛再未出现,中华文明逐渐衰落。当今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以高铁的普及为标志,从交通的发展史来看,也许此次复兴应从盛宣怀担任“铁道部长”说起,宋朝时大运河缺失的一百多公里在汴洛铁路中终于补齐。

最后于 2019-3-6 被神都俗人编辑 ,原因:
版权声明 1、本站以原创为主,转载需注明作者和出处。作者:神都俗人  站名:"夏历"9000年  网址:www.XiaLi9000.com  
2、本站旨在为神都俗人和广大华夏上古史爱好者提供一个交流平台,欢迎积极讨论,谢绝灌水
3、会员发帖仅代表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神都俗人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4、不得发布和讨论任何有关政治、色情、宗教、迷信、变态、暴力以及危害国家安全、诋毁政府形象等违法言论和信息
5、本站以天文历法为核心探讨华夏上古史,观点较新颖,如对此话题感兴趣,欢迎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神都俗人
最新回复 (0)

你可以在 登录 or 注册 后,对此帖发表评论!

返回
发新帖
PDF电子书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