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荒经》南北七山考证

神都俗人 2019-12-21 08:37:55 585 百度已收录

        《大荒经》中的东西七山除了日月出入外,还有一个共同特点,即都特意强调是在“大荒之中”,因此南北七山也应在有“大荒之中”标记的山峰中寻找。

        《大荒南经》中符合条件的有以下山峰:

 

    大荒之中,有不庭之山,荣水穷焉。

    大荒之中,有不姜之山,黑水穷焉。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去痓。南极果,北不成,去痓果。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融天,海水南入焉。

    大荒之中,有山名㱙涂之山,青水穷焉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天台高山,海水入焉。

 

        《大荒北经》中符合条件的有以下山峰:

 

    东北海之外,大荒之中,河水之间,附禺之山,帝颛顼与九嫔葬焉。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不咸。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衡天。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先槛大逢之山,河济所入,海北注焉。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北极天柜,海水北注焉。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成都载天。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不句,海水入焉。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融父山,顺水入焉。

    大荒之中,有衡石山、九阴山、泂野之山。上有赤树,青叶赤华,名曰若木。

 

        在南北方向,有“大荒之中”标记的山峰皆非七座,这大概也是刘宗迪放弃寻找的原因。在这些山峰中,去痓和北极天柜分别是南极和北极,处在正南和正北的方向,正如东西七山中鞠陵于天和日月山分处东极和西极。东西二极的南北方向各有三座定位山,理论上南北二级的东西方向也应各有三座定位山。

        《大荒南经》中在南极去痓之前,即南极的西方缺少一座定位山。笔者仔细阅读,发现在《大荒经》中,除了《大荒南经》之外,其余三经在正文开头处都有明确写出在“海”和“大荒”中的定位,例如“东海之外大壑……大荒东南隅”(《大荒东经》)、“西北海之外,大荒之隅”(《大荒西经》)、“东北海之外,大荒之中”(《大荒北经》)。根据这些定位,很容易看出《大荒经》的作者是按照逆时针的顺序描述画面。然而单从《大荒南经》中却完全看不出这一点,需要和《大荒东经》、《大荒西经》交界处的河流、人、物等信息比对后才能确定《大荒南经》也是按照逆时针顺序描述。《大荒经》的作者不应该单单在《大荒南经》中忘记交代描述顺序,现今流传的版本在《大荒南经》的开头部位可能存在关键信息的遗漏或错误。《大荒南经》的开头部分如下:

 

    “南海之外,赤水之西,流沙之东,有兽,左右有首,名曰䟣踢。有三青兽相并,名曰双双。

      有阿山者。南海之中,有泛天之山,赤水穷焉。”

 

        除了没有交代描述顺序之外,在第二段短短一行文字中同时出现了三个反常之处。

        第一。《大荒经》中出现的山,除了一次性列举两座或两座以上[1]之外,单独出现者皆有简要描述,或有水流经过,或有国、人物、动物、神灵、特产等,或有特别之处(如日月所入、日月所出),或名字中本身就包含着故事(如《大荒北经》中,“其西有山,名曰禹所积石。”)。即使同时列举两座或以上,在描写下一座山之前,也会对这些山附近的情况或其中某一座进行简要阐述。例如如《大荒西经》列举桃山、虻山、桂山、有于土山之后,紧接着描写这些山附近有丈夫之国、弇州之国、轩辕之国,虽不清楚此三国与上述山峰的具体位置关系,至少我们可以得知这些山峰附近有国分布,并非无人之地。再如《大荒北经》云:“有榆山。有鲧攻程州之山。”这里列举二山,但其中之一有重要故事发生。整部《大荒经》中唯有阿山既不与其它山峰并列出现,也没有任何描述。

        第二。《大荒经》中的山皆在海外(如《大荒东经》:“东海之外,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大言,日月所出。”),海中除了商人灭夏后额外增加的四神所在的海岛(渚)之外,完全是一片荒芜,整部《大荒经》中唯有泛天之山出现在海中。如果泛天之山确实位于南海之中,是一座耸立在海水中的孤山,那么后一句“赤水穷焉”便无法理解了,因为《大荒经》中的赤水并非山间小溪,而是一条流向复杂、途径很多山峰的大河,除了《大荒南经》之外,在《大荒西经》中还出现了四次,其流域涵盖了从大荒西北隅到西南隅的大片范围,如此一条大河既不可能发源于、也不可能流入一座海中孤山。

        第三。在整部《大荒经》中,所有某水穷焉、入焉之山[2],前文皆有“大荒之中”的标注,或在“大荒之中”的定位后同时描写了多座某水穷焉、入焉之山。后者如《大荒南经》云:“大荒之中,有不庭之山,荣水穷焉……又有成山,甘水穷焉。”“又有”之成山显然也在大荒之中,但只有紧挨着“大荒之中”文字后所描述的第一座山,即此处的“大庭之山”才是定位山,“又有”之山只是在这座定位山附近被一并列举,重要性比不上被“大荒之中”四字特意标记的定位山。在《大荒经》中,符合某水穷焉、入焉的条件者,唯有“赤水穷焉”的泛天之山前文没有“大荒之中”的定位。

        这些反常之处说明《大荒南经》的开头部分在流传中由于竹简损坏或缺失,导致个别文字或语句遗漏。古籍中原本是没有标点符号的,上述断句法由袁珂校注[3],若出现断句错误,加上文字的缺失,将会与原意完全不同,以至于出现了山在海中却仍有大河流经的严重逻辑错误。笔者认为在“南海”二字后一定有文字缺失(或“南海”二字前也有文字缺失),致使原本应在大荒之中的泛天之山错误地出现在南海之中。原文加上“南海”(前)后缺失的文字存在三种断句法。

        第一种断句为:“有阿山者,南海……。(大荒)之中,有泛天之山,赤水穷焉。”“南海”二字加上省略号是对阿山的简要描述,不过以“南海”二字开头作为一句对山的描述略显牵强。

        第二种断句为:“有阿山者,……。南海……。(大荒)之中,有泛天之山,赤水穷焉。”第一个省略号是对阿山的简要描述,“南海”二字加上第二个省略号是另一条独立信息,但在两座山之间突然插入一条对南海的描述也较为生硬。

        考虑到《大荒南经》中还缺少了对画面描述顺序的交代,因此最合理的断句法应是第三种:“有阿山者,……。(西)南海(之外),(大荒)之中,有泛天之山,赤水穷焉。”省略号是对阿山的简要描述,除此之外,在“南海”二字前后还分别缺失了“西”和“之外大荒”几个字。

        总之,有大河“穷焉”的大山(名为“泛天之山”,可见其高大)绝非海中孤山,而是一座在“大荒之中”非常显眼因此被特意标记、可用来观察日月方位的定位山。

 

        在《大荒北经》中,北极天柜前后各多了一个“大荒之中”。由此可知在大荒之中是定位山的必要不充分条件——定位山必须在大荒之中,但在大荒之中的山不一定全部都是定位山。

        我们注意到,在《大荒北经》中上述九段符合“大荒之中”的描述,中间七段全部是“大荒之中,有山名曰……”的格式,对此七山的名称特别强调。第一段的“附禺之山”不采用此格式,并且是在“河水之间”,其它定位山若有水流经过皆是入焉、穷焉,表示水流到这里便是尽头,而附禺之山却出现在“河水之间”,在河水的半路上,实际上是一座被河水包围的孤岛,所以不能算作定位山。最后一段同样不采用“有山名曰……”的格式,且一次性列举三座,而《大荒经》中的定位山因其重要性全部单独描写,此三山被提及的最主要原因是“上有赤树,青叶赤华,名曰若木”,并非是作为定位山。

        综上所述,《大荒南经》中的七座定位山如下:

 

    (大荒)之中,有泛天之山,赤水穷焉。

    大荒之中,有不庭之山,荣水穷焉。
    大荒之中,有不姜之山,黑水穷焉。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去痓。南极果,北不成,去痓果。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融天,海水南入焉。

    大荒之中,有山名㱙涂之山,青水穷焉。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天台高山,海水入焉。

 

《大荒北经》中的七座定位山如下: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不咸。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衡天。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先槛大逢之山,河济所入,海北注焉。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北极天柜,海水北注焉。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成都载天。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不句,海水入焉。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融父山,顺水入焉。

 

        “连山历”中东南西北每个方向各有七座定位山,一共二十八山。其作用正如张远山所述,东西七山用来观察日月出入的方位从而判断月份、节气、日期,南北七山用来观察一天中的日月方位从而判断时间。 


参考文献:


[1] 如《大荒西经》中:“有桃山。有虻山。有桂山。有于土山。”《大荒南经》中:“有襄山。又有重阴之山。”

[2] 不包含出焉。某水穷焉、入焉、注焉之山均在大荒之中,而某水出焉之山可能在,也可能不在,这与河水的流向有关,后文详述。

[3] 袁珂:《山海经全译》,贵州人民出版社1991年,第283页。

版权声明 1、本站以原创为主,转载需注明作者和出处。作者:神都俗人  站名:"夏历"9000年  网址:www.XiaLi9000.com  
2、本站旨在为神都俗人和广大华夏上古史爱好者提供一个交流平台,欢迎积极讨论,谢绝灌水
3、会员发帖仅代表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神都俗人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4、不得发布和讨论任何有关政治、色情、宗教、迷信、变态、暴力以及危害国家安全、诋毁政府形象等违法言论和信息
5、本站以天文历法为核心探讨华夏上古史,观点较新颖,如对此话题感兴趣,欢迎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神都俗人
最新回复 (0)

你可以在 登录 or 注册 后,对此帖发表评论!

返回
发新帖
PDF电子书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