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洛荒16】禹凿龙门 鲤跃龙门 年年有余

神都俗人 2020-03-13 02:50:50 110 百度已收录

视频如下: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94180137/


文章:

        鲧禹父子治水,鲧仅考虑自己的家园,将洪水拒之门外、无法进入洛阳盆地即可,但面对异常凶猛的大洪水,以往的经验不再管用;大禹意识到这次灾情涉及到整个黄河中下游地区,无法独善其身,必须全盘考虑。仔细分析后,大禹发现空前的灾难中也蕴含着前所未有的机会,大洪水同样可以为我所用,合理引导后除了能够拯救家园,还可实现神州大地全面通航,甚至……

        大禹收回思绪,站在邙山顶上制定了整个计划,他知道接下来将会面临无法想象的挑战,空有满腔热血远远不够,即使付出生命代价也不一定能够治水成功,远不如驾一叶方舟逃离家园那么轻松。但大禹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排除了这个最容易实施的方案,促使大禹拥有愚公移山决心和毅力的原因正是父亲鲧为治水而付出的努力和牺牲,这从另外两个看似不相干的成语典故中也可以略窥一斑——鲤跃龙门、禹凿龙门。

        大部分人对“龙门”这个地名并不陌生,这里拥有洛阳最著名的城市名片龙门石窟。龙门石窟位于龙门山中,开凿于北魏孝文帝年间,之后历经东魏、西魏、北齐、隋、唐、五代、宋等朝代连续大规模营造400余年,南北长达1公里,今存有窟龛2345个,造像10万余尊,其中最著名的卢舍那大佛据说是按照武则天的相貌而建造(图6-20)。

6-20  龙门石窟卢舍那大佛


        龙门东西两山对峙,伊水中流,如天然门阙,故又名“伊阙”。《元和郡县图志》载:

 

    初,炀帝尝登邙山,观伊阙,顾曰:“此非龙门耶?自古何因不建都于此?”仆射苏威对曰:“自古非不知,以俟陛下。”帝大悦,遂议都焉。

 

        这段话常被当做洛阳龙门之名始于隋炀帝的证据——因隋唐洛阳城正对伊阙而得名。然而“龙门”之名出现时隋唐洛阳城尚未兴建,隋炀帝亲眼看到了龙门也是迁都洛阳的一个重要原因。仆射苏威的那句“自古非不知,以俟陛下”往往被认为是拍马屁,须知伴君如伴虎,拍马屁更要注意技巧,不能信口胡诌,否则一不小心就落下欺君之罪。苏威的前半句“自古非不知”没有撒谎,洛阳龙门之名有着更悠久的历史渊源,始于大禹治水。

        隋炀帝站在大禹制定治水计划的邙山顶上,向南又看到了和大禹治水有关的龙门伊阙。雄心勃勃、自诩为天纵英才的新皇帝忍不住心潮澎湃,也想要效仿大禹建立千古奇功,于是修大运河、迁都洛阳、兴科举、广建粮仓,对后世影响深远,若非三征高丽失败后内外交困、隋朝灭亡,一定会成为流芳百世的一代明君。隋唐大运河(图6-21)以洛阳为中心,北至涿郡(今北京),南至余杭(今杭州),和大禹治水后的效果如出一辙,再次实现从“渤海之尾”起经过“河曲”后“指通豫南,达于汉阴”的宏伟目标,于是在舆论对隋炀帝全面抹黑的唐朝,也有人为其作诗平反,将其功绩与大禹相较:

 

万艘龙舸绿丝间,载到扬州尽不还。

应是天教开汴水,一千余里地无山。

尽道隋亡为此河,至今千里赖通波。

若无水殿龙舟事,共禹论功不较多。

——[唐]皮日休《汴河怀古》


6-21  隋唐大运河


        比隋炀帝早一百年左右的郦道元在《水经注》中记载:“昔大禹疏龙门以通水,两山相对,望之若阙,伊水历其间,故谓之伊阙。”更早的《汉书·沟洫志》也说:“昔大禹治水,山陵挡路者毁之,故凿龙门,辟伊阙。”龙门和伊阙是同一个地方,但伊阙不在黄河边,后人不理解为何这里和黄河大洪水有关,于是把山西、陕西交界处黄河流经的峡谷间最窄的地方(符合“阙”的条件)也当作龙门,当地出现了诸多与之相关的传说和记载,“鲤跃龙门”通常被误认为在这里。

        鲤跃龙门的传说中并非普通鲤鱼,而是孟津特产至少三尺的大鲤鱼,李白曾作诗:“黄河三尺鲤,本在孟津居,点额不成龙,归来伴凡鱼。”(《赠崔侍郎·其一》)。大洪水后洛阳盆地被淹没成为“海”,黄河三尺鲤从孟津被冲到直线距离大约四十公里外的龙门山上,这个特殊场景被有心人看到,于是有了鲤跃龙门的传说。

        龙门山作为洛阳最著名的山峰之一,并有诸多和大禹治水相关的神话传说,在《大荒经》中一定有记载。笔者曾多次到龙门石窟游玩,龙门位于洛阳市区的正南方,于是想当然地认为应出现在《大荒南经》中。

        《大荒南经》中只有一处和大禹相关的记载:

 

    “大荒之中,有山名㱙涂之山,青水穷焉。有云雨之山,有木名曰栾。禹攻云雨。有赤石焉生栾,黄本,赤枝,青叶,群帝焉取药。

    有国曰颛顼,生伯服,食黍。有鼬姓之国。有苕山。又有宗山。又有姓山。又有壑山。又有陈州山。又有东州山。又有白水山,白水出焉,而生白渊,昆吾之师所浴也。

    有人名曰张宏,在海上捕鱼。海中有张宏之国,食鱼,使四鸟。

    有人焉,鸟喙,有翼,方捕鱼于海。大荒之中,有人名曰驩头。鲧妻士敬,士敬子曰琰融,生驩头。驩头人面鸟喙,有翼,食海中鱼,杖翼而行。维宜芑苣,穋是食。有驩头之国。”

 

         㱙涂之山是《大荒南经》中的第六座定位山。第五和第七座定位山融天、天台高山附近均有海水入焉,却未见到大禹身影,大禹治水既然以改道分流为手段,这两地自然无需治理,只待洪水北流后便可恢复正常。二者之间的㱙涂之山附近受灾较轻反而留下了“禹攻云雨”的记载,大禹出现在这里一定有特殊原因。

        前文已述,《大荒经》中先写山后写国,表示这些国当时在山上躲避洪水。云雨之山上有“颛顼国”,颛顼葬于《大荒北经》中的附禺之山,云雨之山附近应是颛顼的族地。颛顼的陵墓不在族地而在邙山,邙山作为古代帝王最理想的归葬地,而颛顼葬于邙山东边第一座山峰,可见其尊崇地位,古人“死葬北邙”的习俗应始于颛顼。鲧因治水时在附禺之山取土,犯下窃取帝之息壤的死罪,大禹若想团结各族一起治水,必须代父赎罪,和颛顼族人互相谅解。“禹攻云雨”与“鲧攻程州之山”用法相似,都是指在山上施工,不应理解为禹攻打云雨之山,否则必将和颛顼族人结下更大仇恨,影响治水计划。在鯀治水失败后,许多人已经不再抱有信心,只求逃到山上躲过灾难,作为鯀之子,大禹的动员工作举步维艰。大禹意识到,能否获取更多支持,颛顼族人的态度起了决定作用,于是大禹首先来到云雨之山帮助颛顼族人一起建设躲避洪水的临时家园。

        在颛顼国附近有一个叫做“张宏”的人在“海”上捕鱼,下文还有“驩头之国”同样“食海中鱼”。驩头与鲧有亲缘关系,又恰好出现在颛顼国附近,很可能是政治联姻的结果,是大禹与颛顼族人彻底冰释前嫌的标志。

        张宏和驩头所捕食之鱼是否为黄河三尺鲤?

        按照《大荒经》对画面逆时针的描述顺序,《大荒南经》第六座定位山附近的云雨之山应在洛阳盆地的东南方,与第七座定位山“天台高山”即嵩山相距不远,显然与龙门山的方位不符,这里不是“鲤跃龙门”之处。

        笔者仔细查看地形图,发现龙门虽位于洛阳市区的正南方,但在整个洛阳盆地中恰好处在西南角,不一定在《大荒南经》中,也可能是《大荒西经》。《大荒西经》最后一座定位山“大荒之山”引起了我的注意: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大荒之山,日月所入。有人焉三面,是颛顼之子,三面一臂,三面之人不死。是谓大荒之野。

西南海之外,赤水之南,流沙之西,有人珥两青蛇,乘两龙,名曰夏后开。开上三嫔于天,得《九辩》与《九歌》以下。此天穆之野,高二千仞,开焉得始歌《九招》。

    ……

    有鱼偏枯,名曰鱼妇。颛顼死即复苏。风道北来,天及大水泉,蛇乃化为鱼,是为鱼妇。颛顼死即复苏。”

 

        大洪水爆发后洛阳盆地成为“海”,原本美丽的家园沦为“大荒”,大荒指被洪水淹没后只有“海水”的荒芜状态。龙门山位于伊水之畔,附近早已被淹,成为“大荒之野”,龙门山高度较矮,在水势最盛时也成为“大荒之山”。夏后开即夏启,是大禹之子,于是大荒之山和大禹、颛顼、鱼均有关。“颛顼死即复苏”,化为鱼妇,后文又说“蛇乃化为鱼”,可见颛顼原本以蛇(龙)为图腾(即观察苍龙星象而制定历法)。“风道北来”表明蛇(龙)来自北方,邙山、黄河均在龙门的北方;“天及大水泉”指不断降雨,这是导致大洪水爆发的直接原因。大洪水不仅导致葬有帝颛顼与九嫔的附禺之山成为“河水之间”的孤岛,还使一些平时在黄河中也很难见到的三尺大鲤被冲到龙门山上,有的已经奄奄一息(偏枯),有的仍在努力跳回水中。此情景被鲧的反对者看到,抓住机会大做文章,说鱼怎么会在山上,一定是既能飞天又可入水的龙(蛇)所化,并编造了“颛顼死即复苏”的政治谎言:鲧窃取帝之息壤导致颛顼的帝陵被浸,颛顼本是真龙天子,死后不得安宁,在水中化为鱼妇(可产子),鱼妇和鱼子鱼孙们来到龙门练习飞跃,想要飞上天变回龙身,而颛顼所化的鱼妇此时已经奄奄一息。

        鲤跃龙门印证了鲧窃取帝之息壤的可怕后果,鲧的罪行再无可恕。鲧“不待帝命”便做出在附禺之山就近取土的决定时已经做好了不成功便成仁的准备,只是没想到一些人为了给了自己定罪又编造了如此可笑的故事。

        大禹来到龙门山,暗下决心必须要治水成功,还父亲清白。鲧的反对者借颛顼之名大做文章,一定离不开颛顼族人的支持,这是大禹必须面对的症结。大禹来到颛顼国附近的云雨之山帮助颛顼族人建设躲避洪水的临时家园,大禹的诚意感动了大家,双方不计前嫌,颛顼族人还和大禹达成了族群联姻协议,并特意捕鱼设宴,彻底粉碎了“颛顼死即复苏”,“化为鱼妇”的谎言。

        大禹运用非凡的智慧和气度凿碎了“龙门谎言”,成就一段佳话,在长期流传中简化为“禹凿龙门”,正好伊水从龙门两山之间流过时造就了伊阙奇观,于是“禹凿龙门”逐渐被误解为大禹治水时劈开了龙门伊阙。

        如今,愚公移山、鲤跃龙门、禹凿龙门这些成语典故早已演变成神话传说,真相被埋没,幸好《大荒经》中仍然保留了最原始的故事,虽不易解读,但总算初步还原了鲧禹父子二人治水的基本过程:

 

(1)  洪水在旧孟津(今会盟镇)附近爆发,河、济并流为一条更宽阔的“河济”;

(2)  水势上涨,洪水首先从附禺之山脚下的洛汭沿伊洛河的河道逆流进入洛阳盆地;

(3)  附禺之山葬有帝颛顼和九嫔,不可轻易冒犯,但鲧为了抢占时机、减少工程量,“不待帝命”便直接就近取土掩塞;

(4)  附禺之山的工程未能挡住大洪水,鲧又到程州之山附近对伊洛河筑坝,这里是最后一个有可能阻挡大洪水进入洛阳盆地的关卡,鲧用尽全力,留下了“鲧攻程州之山”的记载,但仍未取得成功;

(5)  黄河过了邙山后从巩义、登封的群山脚下南流,下游同样爆发洪水,从洛阳盆地南部的山谷间也能够进入;

(6)  随着水势的不断上涨,甚至邙山卦沟中的图河也成为一条新通道;

(7)  人们发现洛阳盆地东北角的附禺之山变成一座“河水之间”的孤岛,西南隅的龙门山也成为“大荒之山”,整个盆地完全被“海水”淹没,沦为“大荒”,这标志着鲧的彻底失败;

(8)  黄河三尺鲤出现在龙门山上的奇观被鲧的反对者利用,编造出“鲧窃帝之息壤”导致“颛顼死即复苏”,“化为鱼妇”的政治谎言,迫使鲧受火刑而死,为祭祀颛顼,尸骨很可能被投入水中喂食鱼鳖;

(9)  大禹跟随鲧掌握了最先进的水利技术,从父亲的失败中吸引教训,站在邙山上制定出通过“愚公移山”而对黄河改道分流的宏伟计划,但因父亲鲧的缘故而难以做成动员工作;

(10)大禹主动代父赎罪,来到云雨之山帮颛顼族人建设躲避洪水的临时家园,双方取得谅解,捕鱼设宴、联姻,从而凿穿“龙门谎言”,得到大部分族群的支持;

(11)禹杀相繇应是对“龙门谎言”的策划者进行惩罚,此后再无反对势力;

(12)大禹率领人们在河、济并流处开凿新的河道,将洪水从王屋山、太行山脚下向北引流至“渤海之尾,隐土之北”,造成了黄河改道;

(13)黄河北流后,原先下游的灾情逐渐解除,洛阳盆地的东北角和南部山谷不再受威胁,唯有邙山卦沟中的图河通道仍有被洪水侵入的可能,大禹在图河上游堆石筑坝,“禹所积石”成为治水成功的纪念碑;

洪水的泛滥也使许多河流水系相连,大禹治水后全国畅通的水运网络带来了《禹贡》所记载的九州来贡盛况。


相关文章:

【山海洛荒】01:《山海经》的基本结构

【山海洛荒】02:谁说夏朝不存在?《山海经》见证夏商革命!

【山海洛荒】03:《山海经》9000年前的星象,比《周易》还早数数千年

【山海洛荒】04:农历诞生于9000年前?大荒经中的连山历

【山海洛荒】05:山海经地图破解,你也能看懂!666

【山海洛荒】06:曹操独爱颛顼陵!一座山读懂山海经

【山海洛荒】07:根在河洛!山海经姓氏寻宗

【山海洛荒】08:山海经的真相,“海”究竟是什么?

【山海洛荒】09:号外!大禹治水现场档案首次揭秘,山海经海外方国的真相

【山海洛荒】10:用甲骨文画出“洪荒之力”、“落荒而逃”

【山海洛荒11】羊肉汤上古史:为什么洛阳人爱喝汤

【山海洛荒12】河图洛书揭秘:龙马负图的神话真相

【山海洛荒13】屈原喊冤:鲧窃帝之息壤的治水真相

【山海洛荒14】三川往事:大禹治水造就黄河改道

【山海洛荒15】朕的偶像:愚公移山那个治水大禹

版权声明 1、本站以原创为主,转载需注明作者和出处。作者:神都俗人  站名:"夏历"9000年  网址:www.XiaLi9000.com  
2、本站旨在为神都俗人和广大华夏上古史爱好者提供一个交流平台,欢迎积极讨论,谢绝灌水
3、会员发帖仅代表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神都俗人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4、不得发布和讨论任何有关政治、色情、宗教、迷信、变态、暴力以及危害国家安全、诋毁政府形象等违法言论和信息
5、本站以天文历法为核心探讨华夏上古史,观点较新颖,如对此话题感兴趣,欢迎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夏历9000年
最新回复 (0)

你可以在 登录 or 注册 后,对此帖发表评论!

返回
发新帖
PDF电子书下载